<menuitem id="t7xnx"></menuitem>
<cite id="t7xnx"><video id="t7xnx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t7xnx"><dl id="t7xnx"></dl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t7xnx"><dl id="t7xnx"><progress id="t7xnx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t7xnx"><strike id="t7xnx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t7xnx"></var>
<var id="t7xnx"></var>
萬年歷
您當前的位置 : 臨海新聞網 >> 人文 >> 歷史風情
字號:    [打印]

人世幾回傷往事——現代文化史上臺州的兩位青年才俊

作者:陳大新  來源:臨海新聞網  時間:2022年05月13日

  上世紀30年代,有兩位來自臺州的青年才俊英年早逝了,一位是天臺人陸蠡,另一位是臨海人蔣徑三。

  陸蠡(1908—1942),原名陸考源,字圣泉。浙江臺州天臺巖頭下村人。1935年,陸蠡應文化生活出版社的社長吳朗西之邀來到上海,任出版社編輯,吳朗西是魯迅晚年關系密切的出版家,他和陸蠡是杭州之江大學高中部的同班同學,還一起在福建泉州平民中學教過書,十分投緣。1938年初,日軍進入租界,形勢惡化,時任臨海回浦中學校董的朱洗,請陸蠡去教語文,同時被邀教英語的還有翻譯家許天虹。朱洗是臨海店前人,與陸蠡為臺州老鄉,生物學家。同年8月,陸蠡回到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,繼續辦刊,直到1942年7月間被害。吳朗西了解他的正直、率真、寧折不彎的秉性,十分擔心他在上海的安全,曾多次寫信要他去內地,并表示出版社丟了也不要緊。黃源是陸蠡的同學,字河清,浙江海鹽人,翻譯家,曾協助魯迅辦《譯文》,曾于1939年在皖南新四軍軍部寫信邀請過陸蠡。巴金也寫信請他到內地去。他都沒有理會,埋頭于自己主編的刊物和叢書中。他曾對一位即將離滬的朋友海岑表示,要“留下來看看。”

  1942年4月13日下午,文化生活出版社被抄,陸蠡有事外出,但兩名店員被帶走,陸蠡為營救店員毅然前往巡捕房說理,立即被拘留,轉往特高科,后被用刑致死。據一位同牢難友稱,日本人提審陸蠡時曾問:“依你看,日本能不能把中國征服?”陸蠡斷然說:“絕對不能征服!”他強硬的態度,既使日本人惱羞成怒,又引起對他政治背景的猜疑,于是上了重刑。

  文化生活出版社被抄的起因是,出版了靳以的抗戰長篇小說《前夕》第二冊。為宣傳抗日,陸蠡印了一批書,從上海運出,準備運往西南,但在金華被日本憲兵查獲,這才找到出版社來抓人。此前,巡捕,包打聽多次找出版社的麻煩,有人勸陸蠡給這些人一些錢,買個平安,倔犟的陸蠡堅決不同意。

  陸蠡被害死,外界并不知情,所傳都為“失蹤”。1946年抗日戰爭勝利后,陸蠡的好友紛紛寫文章懷念他,不會喝酒的陸蠡曾經說過,待打敗日本侵略者,買大缸酒,排在路邊,任過往的人們暢飲,慶賀勝利!當時陸蠡的朋友和家人都還抱有一線希望,希望他只是“失蹤”,也許有一天,忽然有了他的音訊,或是他忽然出現在大家的面前,還是那樣沉穩,一聲不吭,一切就好像從沒有發生一樣。

  由于陸蠡是被秘密處決,現在已經很難知道確切的時間、地點了。由于一位同牢的難友帶出陸蠡的一件大衣,他回憶說,7月21日,日本人把陸蠡押出了牢房,再也沒有回來,所以文化生活出版社的同仁定這個日子為陸蠡的紀念日。

  巴金在1946年所作《懷陸圣泉》一文中寫道:“在我活著的四十幾年中間,我認識了不少的人,好的和不好的,強的和弱的,能干的和低能的,真誠的和虛偽的,我可以舉出許多許多。然而像圣泉這樣有義氣、無私心、為了朋友甚至可以交出自己的生命、重視他人的幸福甚于自己的人,我卻見得不多。古圣賢所說‘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’,他可以當之無愧。”陸蠡堪稱“臺州式硬氣”的又一個典范。

  陸蠡的代表作《囚綠記》在早期文壇上與許地山《落花生》、葉圣陶《沒有秋蟲的地方》、朱自清《背影》、郁達夫《故都的秋》等名篇齊名。唐弢在《文章修養》一書的序中寫道:“1939年,散文家陸蠡(圣泉)為巴金、吳朗西辦的文化生活出版社主編一套叢書,作為青年們的課外讀物。陸蠡身材矮小,一目失明,說話口訥,可以說其貌不揚,但他的靈魂是美麗的,他寫過許多詩一樣漂亮的散文,如《海星》《竹刀》《囚綠記》等,我非常愛讀;他為人鯁直,做事認真,沉默寡言,這一點尤其使我傾倒。我們因文字之交而開始來往,談得十分投合。陸蠡約我為叢書寫本小冊子,不限于文學創作,而要多講一些普通青年應當注意的語文方面的知識。我不假思索,一口答應了下來。” 1981年由鮑霽編,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現代散文百篇賞析》一書中,對陸蠡散文有這樣的點評:“在藝術上,那鄉野泥土的氣息,憂郁動人的故事情調,優美清麗的文筆,和嚴謹的構思,渾然形成他自己獨特的風格。尤其在他的后兩本散文集中,(筆者按:指《竹刀》《囚綠記》)有些篇章頗耐人一讀再讀。”臺灣文學界更是有評論稱陸蠡為“絕代散文家”。

  蔣徑三(1899—1936),臨海人。據蔣徑羽、蔣品真所撰《蔣徑三先生年譜》稱:蔣徑三,名巢,字徑三。以字行。清光緒廿五年(1899)夏歷九月廿五日生于浙江臺州城內學宮之旁一戶普通人家。是家里的長子,下面有徑羽、品真兩個弟弟。但從蔣徑三的名字上看,是生長于一個有文化修養的家庭,其名“巢”,讓人想到古之“巢父”,而“徑三”則為“三徑”之意。辛棄疾《沁園春》詞有:“三徑初成”之句。西漢蔣詡隱居時,在門前開三條小路,后人將“三徑”作為隱居的代名詞。陶淵明《歸去來辭》有:“三徑就荒,松菊猶存。”此實為“徑三”之典出。

  蔣徑三5歲讀私塾,15歲母亡,18歲考入浙江省立第六師范講習所,后入浙江省立第六師范,因言行激進被開除“學籍”,再轉入省立第五師范,1922年畢業。自學日文,翻譯《歐洲思想大觀》《現代理想主義》,引起留日的郭沫若、成仿吾等關注。1927年,魯迅到廣州中山大學任教,蔣徑三時為中大圖書館館員兼文科歷史語言研究所助理員。得知魯迅來校,欣喜異常,慕名拜訪,兩次登門不遇,在門口留贈所譯《現代理想主義》,第三次才見到面,十分投緣,此后蔣徑三成為魯迅的常客,魯迅日記里頻頻出現蔣徑三。蔣徑三還陪同魯迅赴“暑期學述演講會”, 魯迅作了著名的演講《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系》。在廣州,魯迅語言不通,而蔣徑三是魯迅家鄉近鄰的臺州人,其親切感可想而知。魯迅在中大編纂《唐宋傳寄集》,在“序例”中特地說明“蔣徑三君為致書籍十余種,俾得檢尋,遂以就緒。”蔣徑三身上“臺州式的硬氣”,也給魯迅以很深印象,“四一二”事變后,魯迅成為“危險人物”,怕事的都與魯迅保持了距離,而蔣徑三始終追隨魯迅。魯迅在廣州8個月零10天,《日記》中20次提到蔣徑三。1927年9月,魯迅準備離開廣州,11日下午,魯迅、許廣平與蔣徑三一起到廣州艷芳照相館合影留念。1927年9月27日,魯迅登上太古公司的“山東”號海輪去香港,蔣徑三送魯迅上船。

  1928年8月26日在上海魯迅偶遇蔣徑三,魯迅當天日記載:“星期。晴。上午得肖愚信并稿。午后達夫來并交《大眾文藝》稿費十元。下午往內山書店,遇蔣徑三,值大雨,呼車同到寓,夜飯后去。”喜悅之情,連簡短的日記中也難以掩飾了。1930年蔣徑三也去了上海,又一次與魯迅開始了親密的交往,而此時他們已是信任很深的朋友了。蔣徑三經常受魯迅委托或陪同魯迅辦一些事情,1930年10月4日魯迅日記:“夜蔣徑三來,即以田漢信并譯稿托其轉交鄭振鐸。”1931年5月12日魯迅日記:“晴,晚蔣徑三來,并交王育和信及舊寓頂費五十五元。”1931年6月9日魯迅日記:“夜同徑三,增田,雪峰往西諦家,看明清版插畫。”1931年的除夕夜,蔣徑三也是和魯迅一起過的,1931年2月16日魯迅日記:“曇。午后得李秉中信九日發。下午往內山書店。舊歷除夕也,托王蘊如制肴三種,于晚食之;徑三適來,因留之同飯。”

  1931年初,瀘上忽傳魯迅被捕,魯迅于2月24日《致曹靖華》信中說:“看日本報,才知道本月七日,槍決了一批青年,其中四人(三男一女)是左聯里面的,但‘罪狀’大約是另外一種。很有些人要將我牽連進去……”不日,北京、日本親友皆得到消息,紛紛寫信到周建人處問尋,魯迅一一回信告知真像。在給李秉中的信中有這樣一段話:“我自旅滬以來,謹慎備至,幾于謝絕人世……”可見魯迅1930年至1931年期間,在滬上人際交往的小心,非至親可靠的人是不會往來的。而查魯迅日記,這段時間交往最多的是三弟周建人一家和內山夫婦,然后就要數蔣徑三了,1931年的魯迅日記出現蔣徑三13次。1935年1月,蔣徑三將自己的新著《西洋教育思想史》寄贈魯迅。

  1936年7月2日,蔣徑三途經杭州打算回臨海省親,騎馬逛西湖時,遇防空演習,坐騎被警報聲所驚,致蔣徑三墜馬身亡。魯迅抱重病領銜發表《蔣徑三訃告》,并在給許杰(天臺人)的信中稱:“徑三兄的紀念文,我是應該做的,我們并非泛泛之交,只因久病,怕寫不出什么來。但無論如何,我一定寫一點,于十月底前寄上。”但遺恨的是,魯迅終于不支,于10月19日離開了人世。

  陸蠡和蔣徑三都在風華正茂之時突然殞落了,他們是臺州杰出青年和“臺州式硬氣”的代表,是臺州的驕傲。雖然,他們事業未競身先去,留下了深深的遺憾,但他們不負韶華,以短暫的一生實現了人生的價值,也為中國現代文化史,留下了一筆珍貴的精神財富。


分享到:
 相關新聞:
 
 微信公眾號
  臨海新聞
  國內新聞
  國際新聞
浙江在線新聞網站平臺支持·臨海新聞網版權所有·保留所有權利 | 網站簡介 | 版權聲明 | 刊登廣告 | 聯系方式 | 網站律師
臨海市新聞網絡中心主辦 | 浙新辦[2006]31號 | 廣告經營許可證號:330000800006 | 浙ICP備06040867號 | 法律顧問:浙江全力律師事務所 李宏偉
臨海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聯系方式:電話:0576-89366753 電子郵箱:lhswgb@126.com
亚洲激情无码